蛋糕网,中超,博览会,化肥,军区

河南省军区袁长义少将,汉字的音、形、义之间有什么关系?


时间:

这个问题专业性比较强,不太容易理解,需要有必要的专业功底。简单介绍一下,作为抛砖引玉:

汉字是表意文字,是形音义的有机统一,形、音、义之间是相互关联的。历经数千载,虽然汉字的形体、读音和意义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,但是汉字的基本性质并没有根本改变,现代汉字仍然是形音义的统一体,形、音、义之间仍然或多或少地存在着关联。

首先说说字形和字音的联系

象形字、指事字和, 会意字等字形本身不能提供任何语音信息,都和语音没有直接的联系。假借字虽和语音有关,但属于同音字的借用,与字形无关。汉字的字形与语音发生直接联系始自形声字的产生,只有形声字的出现才使汉字的形体和读音具有了切实的联系,汉字的形体开始具有了表音的功能。
点此查看图片折叠原因

形声字的声旁也基本能起到表音作用,能够比较准确地提供字音信息。由于形声字的大量产生,形声字声旁的表音功能已经大大弱化了。在现代7000个通用字中,形声字有形声字声旁的表音功能已经大大弱化了。个,占56.7%,比重相当大。形声字的声旁虽然不能准确表音,但是可以帮助提示一定的读音信息,不过有时也可能会误导人们。

然后说说汉字形与字义的联系

总体来说:象形字、指事字以形表义,会意字合形会意,形声字兼表音义。

具体的结合汉字演变来分析:

汉字产生的时候,形体与意义的关系应该是很简单的、直观的,这时的字形基本上反映的是字的本义。早期的象形字、指事字和会意字,都明显表义。象形字如“山、鱼、鸟、木、田、火、马、鹿、刀、象"等和指事字如“本、末、刃、休等都是以形表意,会意字如“即、既、北、得、弃”等合形会意。随着汉字形体发展到方块字,字形的表意属性逐步脱节。

最初的形声字是在象形字和指事字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,所以某些形声字的字义与形符的意义基本相同。随着汉字象形程度的逐渐降低,人们不再依靠字符的形体而是根据它所表示的字义来判断。也正因为如此,形符也被称为了义符。后来,义符逐渐取代了形符。义符肯定不能准确地表示每个形声字的字义。形声字的形旁多数不能准确表意,它只表示事物的类属、范畴。

最后再说说汉字字音和字义的联系

汉字一般并不直接显示读音,而是侧重显现它所表达的某个特定的含义。但是有一部分会意字,其中某个意符除了表意以外,还有表音的作用,但这种表音是次要的,它的主要作用还是表意。这种字叫做“亦声字”。比如:返:是还走,从反走,反亦声。我认为主要是一些通假字。

一部分形声字的声符在表音的同时也有表意的作用,即音符兼表意。比如:捧:声符“奉”本身就是表意,只不过后来加注意符“扌"。我认为主要是一些古今字。

这类兼表音义的字在汉字中数量不多,而且这种音义关系的分析主要集中在对语源的探求上,属于训诂学的范畴。

汉字的音、形、义之间的关系要分层次来看。

音、义属于一个层级(当然,义还要抽象一些,看不见摸不着),属于语言层面,义是依赖音存在的。

而形属于文字层面,是用来记录音、义的一种符号系统。换句话说,语言的音、义,在视觉上,需要文字来呈现。文字可以是汉字,也可以是其他表音的字母。因此,文字的音义,其实质是它所记录的语言,或者比语言单位更小的词的音义。

按照普通语言理论的说法,任何语言中,其词汇的音和义结合,都是随机的,是约定俗成的。但是在约定俗成之后,某些词会不断引申、分化。体现在汉文字上,就是一类具有相同声符的汉字,在意义上往往有共性。文字学上,这种现象人们称为“右文说”, 宋代的沈括就发现了这个现象。

他在《梦溪笔谈·艺文一》中说:“王圣美治字学,演其义以为‘右文’。古之字书,皆从‘左文’。凡字,其类在左,其义在右。如木类,其左皆从木。所谓‘右文’者,如‘戋’,小也。水之小者曰‘浅’;金之小者曰‘钱’;歹而小者曰‘残’;贝之小者曰‘贱’。如此之类,皆以‘戋’为义也。”

上面这段话翻译一下就是,汉字里面带有戋这个部件的,往往有“小”的意思。

    相关阅读